您好,歡迎來到智慧通企業創新管理服務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成果資源互動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方法與工具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方法與工具

中關村巨加值科技評價研究院理事長

寧波加值科技評估有限公司董事長

何小敏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是破解“兩張皮”、打通科技與經濟這“任督二脈”的關鍵。本文以解決問題為導向,就轉移轉化中的實際問題的解決方法和工具提出自己的見解。本質上,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實現產業化、實現創新、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隨著科學發展與技術進步,任何一項科學發現或技術發明要實現產業化,都必須經歷一段不短的時間,尤其是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那些原創性的科技成果,從獲得新發現或新發明到實現產業化,一般至少要40年。從近年來獲獎者得獎時的年齡來看,他們的成果都經過數十年的市場驗證,在全球范圍內對產業或人類帶來巨大貢獻和影響后才獲獎的。為什么要這么久呢?下面談幾點個人的看法。

一、單項技術與技術體系的錯位系的錯位

我們可以看看身邊的技術含量稍高一點的產品。以手機為例,它是由不同技術制造的上千的零件組成,涉及的發明專利數以萬計。就是一個零件,也往往需要不同的技術、工藝、多道工序才能制造出來。所以靠“獨門絕技”是很難做出來一個技術體系復雜、技術含量較高的產品來的。而現在中國的高校或科研機構的科技成果,多數都是某一個專業技術領域的一些單項技術,而不是構成完整產品的技術體系,更不是為了特定產品而開發的技術體系。這就需要產品的生產企業自己具有完整的技術體系,才可以利用并將這些單項技術納入自己產品的技術體系中,并實現產業化。而現實是,當前我國很多中小企業的技術研發能力很弱,更沒有系統化的技術體系,這就導致目前技術市場上的科技成果很難為其所用(企業的承接能力弱)。這在離散制造行業的企業,表現得尤為突出。

多數成功的案例,往往出自具有獨立的產品研發體系、有多年研發經驗且形成了自己的產品技術體系的大中型企業。他們遇到了某項技術瓶頸,委托高校或科研機構做研發,需求和目標明確,可以給出大概的經費和時間預算與計劃,這類需求是高確定性的。目前征集企業需求的做法,通常獲得的都是一些高不確定性的需求,沒有明確的目標、經費和時間預算,最終產品的賣價也沒有預測。這樣的需求讓研發機構或研發人員無所適從。其本質原因是企業沒有自己的技術體系,無法確定需求點。而作為技術供方,也未說清楚單項技術可以應用在哪些技術體系中,導致技術需方很難理解該項技術可能的應用場景,這兩方面因素都大大降低了溝通與達成共識的效率。

從國外的經驗來看,一些獨立的產品設計與研發機構(design house),能為企業提供完整的產品的技術體系。筆者在上世紀80年代遇見過一位日本的獨立設計師,他的設計所為松下、東芝、日立、三洋、夏普等知名公司設計收錄機,而且是按照用戶的技術要求與市場目標價格來提供完整產品的設計圖紙和技術方案。今天,我們的高校與科研機構,或是哪些技術開發公司能夠為中國企業提供這樣系統化的服務么?

在一次與國內某石墨烯創新中心的負責人進行交流時,我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如果只研發石墨烯的制備技術,不研發石墨烯的應用技術,你就是有成噸的石墨烯,下游沒有企業能夠將其用于自己的產品上,不能形成產業鏈,既使有了石墨烯也無法實現產業化。這就需要形成一套石墨烯全產業鏈的技術研發體系才行。而這不是一個企業力所能及的。這就是為什么一項科學發現或技術發明要過若干年以后才能實現產業化的根本原因。只有一大批企業都看好此項發現或發明,而且能夠形成完整產業鏈布局的技術與產品研發,才能最終形成市場能夠接受的產品、實現產業化。華為再怎么有本事,離開零件與材料供應商,也做不出手機來。現代產業的分工體系,決定了任何一個產品是無法從礦石、到材料、零件、成品都是一家公司獨自完成的。那么,每個企業就要確定自己的技術體系并據此確定在產業鏈中的定位,才能清楚地知道自身發展需要的是哪些單項技術。產業發展的歷程證明,只有那些具有獨立的技術體系的企業,才是生命力與競爭力強,壽命長久的企業。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研究院開發了一個結構化、可視化工具(圖或表),幫助企業梳理并建立自己的技術體系,并將企業的標準體系與知識產權體系整合在一起,形成“三合一”企業技術體系架構,一來可以幫助企業找到自己的技術、標準和專利的缺項、短板;二來可以使企業認識清楚本身在產業鏈中的行業地位;三來為企業高質量發展制定技術創新戰略與規劃;四來可以為企業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與產學研合作提供體系化、可視化單項技術與技術體系的匹配對接。這是企業CTO與CEO及相關部門負責人制定創新戰略時必須要掌握的方法和工具。

一個簡單的現象也能說明此問題:專利包(專利組合)往往比單一專利價值更高,就是因為專利包更接近于完整的產品技術體系。

二、隱性技術與顯性技術錯位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如果不考慮、不能夠實現隱性技術(員工個人掌握的隱性知識或技術)顯性化(變為組織掌握的知識和技術),將很難實現。我走訪過一些企業,當問到誰能把技術體系描述給我的時候,大多數企業的CTO說不清楚企業掌握了哪些體系化的技術,因為他們掌握的是些碎片化的技術。所以這樣的企業競爭力都比較弱。現實是,在多數的中國企業中,技術都掌握在員工個人手中,人一離職,就把技術帶走了,到了新崗位,用同樣的技術做同類產品。甚至有些企業就因這類人事變動而關門了。這背后的深層原因是中國目前還沒有承認并尊重職務發明人個人知識產權的相關法律和分配制度。為什么全球的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獲得者近1/4是猶太人?因為猶太人的父母是這樣教育孩子的:你所有的財富甚至你的性命,都可能被別人剝奪,但是你頭腦中的知識,是任何人也搶不走的。這就是天然的(按照西方的說法,是上帝賦予的)個人的知識產權,是每個人的人權的組成部分。不承認這一點,就無法形成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人才的智力勞動的社會規則與文化。

為了突破這一障礙,我們創建了“按知分配”制度,它是依據個人在知識、技術、管理三方面創新貢獻的價值進行分配的一種有別于傳統的按勞分配與按資分配的新型分配制度。我國絕大多數的企業現在都是勞資驅動型,具體表現在:分配模式≈按勞分配30%+按資分配70%;而創新驅動型企業的分配模式≈按勞分配30%+按知分配40%+按資分配30%(在原有分配模式不變的情況下,增加按知分配的部分,從利潤的增加額中拿出一部分進行按知分配)。這是世界一流企業通行的分配模式,我們把它定義為按知分配。只有實行按知分配,才能培養、選拔、吸引和留住人才。分析了華為2015~2017年的財報后我發現,這3年間華為的按勞分配+按知分配占比在71~74%之間變動。華為擁有自己獨立的技術體系,任何員工離職都不會給公司帶來大的困擾,因為個人掌握的單項技術(或若干項單項技術)都已經顯性化并納入了公司掌握的技術體系,況且個人掌握的單項技術是無法與企業的技術體系PK的,對企業也就無法構成威脅與競爭。這就是按知分配帶來的結果。華為沒有按知分配,用的是其他辦法,但原理一樣:承認個人知識產權,企業用錢購買員工個人掌握的隱性知識和技術的知識產權,構建企業掌握的顯性知識和技術體系。所以華為能夠在全球各地設立研發中心,而不必把這些人都“引進”到中國來。

在轉移轉化中,常見的一個現象就是,企業買了專利,但是做不出合格的產品來。買家埋怨賣家技術不成熟,賣家說買家不會用,結果導致雙方分歧,甚至走向訴訟。其實關鍵在于技術提供方沒有把隱性技術顯性化并移交給技術需求方。因為技術供方(機構)沒有購買發明人個人的“知識產權”,并沒有掌握隱性技術,又怎么對外提供呢?不僅科研機構內部如此,企業內部也如此,缺乏一種組織與個人之間的技術或知識產權交易(買賣),所以組織沒有掌握技術,技術還在個人手中。而且,絕大多數的專利發明人是不會把技術秘密的核心內容寫入專利說明書中的。這也是導致技術交易標的信息不對稱的原因之一。國家火炬中心2018年的技術市場成交合同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技術交易額中涉及技術秘密的交易額占比高達3/4,涉及知識產權的交易額金才近20%。而技術秘密多數是隱性技術,是制造產品的關鍵技術的主要內容。這也證明技術秘密的重要性甚至超過專利。只有在企業內部實現了個人的隱性技術或知識產權商品化,企業與個人之間的技術或知識產權交易實現了市場化、常態化,技術或知識產權在企業之間才能夠實現商品化,交易市場化、常態化,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才能夠成為常態化的市場經濟行為。

三、技術交易與技術市場資源配置錯位

現在全國的技術市場基本上是技術合同的登記所而不是交易所,根本原因就是科技成果沒有實現商品化,市場機制沒有建立起來,交易規則也沒有,連起碼的交易標的信息披露標準都沒有。如果股票交易所沒有信息披露制度,就不可能有交易。這就是目前我國技術市場功能缺失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有些人想“一步登天”,技術與知識產權的商品化還沒有實現就想推動資本化、證券化。比照一下證券、金屬、石油、糧食、外匯、期貨等市場的發展歷程,就應該知道技術市場該如何構建。政府應該發揮的作用就是建立市場的交易規則。現在全國的技術市場,基本上是政府搭建的一個科技服務平臺,為企業提供各類科技服務,但目前的服務能力與水平遠不足以支撐技術市場的功能與機制。

在實踐中還存在一個普遍問題,多數中小企業對知識產權認識淡漠,不了解知識的作用,更看重的是實物硬件類的科技成果,而對軟件類的知識與技術,因為是無形的,看不到摸不著,所以,既不相信,也不重視,所謂“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形成了主要的障礙之一。尤其是在技術轉讓合同洽談中,知識產權與隱性技術標的的定價尤其難談攏,雙方要價往往是南轅北轍。這需要做工作,要告訴企業,沒有配套的隱性技術支撐,單憑發明專利多數的情況下是做不出來產品的,因為發明人是不會把核心技術的秘密寫在發明專利中的。第三方科技評估機構應該在這方面發揮更大作用,類似于證券公司與會計事務所的功能,這需要政府引導、納入市場機制的構建中。我們運用自己獨創發明的技術報表(一種用數字記錄創新行為與績效、反映企業創新能力與創新水平的工具,其功能類似于財務報表,但可以揭示財務報表中看不到的發展潛力與風險)幫助企業和其它投資方識別技術的投資價值、對標的產業化的前景、風險、價值進行分析與評估,已經取得了諸多成功案例。

四、供需對接錯位

轉移轉化的另外一個瓶頸是供需對接。主要體現在兩個問題上。一是供需信息不對稱;二是供需對接缺少科學有效的方法和工具。

第一個問題既有客觀原因(缺乏供需信息表達的統一標準),也有主觀原因(有些技術供方或科技中介就靠這種信息不對稱謀利)。基本上,這兩個問題還屬于技術問題。為此,我們在深入研究的基礎上,提出了相應的標準,力求解決這兩個問題。針對第一個問題,我們與中國技術市場協會合作編制并發布了團體標準:TMAC 010.F 2019《技術市場交易標的信息披露》與TMAC 011.F 2019《市區縣技術市場交易規范》,其中約定了技術交易標的信息披露的格式與內容的規范、售后服務條款、知識產權與技術支持方式、技術交易標的與交付物交割等相關內容。為消除技術供需雙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提供了基本方法和工具。為供需雙方簽訂技術合同提供了一套標準規范。雙方也可以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來對交易標的進行評估。我們研究院是全國第一家依據國家標準開展科技評估的第三方評估機構,也是標準化評價體系(類似于醫院的檢驗科)的創建者,我們的工作就是為用戶提供像體檢報告那樣的客觀的計量、分析與評價報告。

為解決第二個問題,我們依據國家標準創建了一套供需對接的方法和工具。國家標準GB/T22900-2009《科學技術研究項目評價通則》建立了技術成熟度這一科技成果度量衡。該標準頒布生效已經10年了,按照國家標委的要求,我們最近在做更新與修訂。根據10年的推廣應用的實踐經驗,我們提出了創新的計量與評價模型(已經納入國家標準修訂版): 

/extensions/kindeditor/attached/file/20200123/20200123173502_37550.docx 

該模型建立了創新全過程、全鏈條的表述、計量、評價的標準體系。它將技術創新劃分為13個里程碑或等級,用技術創新水平TIL(Technology innovation level)來表達:TIL1級,就是產生了創意并且公開發表了自己創意的內容,TIL13級,就是獲得了商業成功,收回全部投資后還在繼續獲得投資回報。創新有著嚴格的經濟學定義,創新的實質就是創造價值。科研工作獲得了科技成果(科學發現或技術發明),只是完成了創新的前半程:錢——知識或技術。因此科技研發只是創新活動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而完整的創新過程是:錢——知識或技術——更多的錢,就是TIL1~13級。如果未來沒有“更多的錢”產生,哪個投資者會愿意投資呢?這是資本的屬性決定的。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這后半程:知識或技術——更多的錢。

根據我們的經驗與案例,歸納以下幾點供大家參考。

(一)無研發能力和實驗條件的企業,基本上能接受≥TIL8級的技術

(二)有一定研發能力和實驗條件的企業,基本上能接受≥TIL6級的技術;

(三)有較強研發能力和實驗條件的企業,基本上能接受≥TIL5級的技術;

(四)有完備研發能力和實驗條件的企業,可以接受≤TIL3級的技術;

(五)高校的或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與發明專利,通常是在TIL3~4級;

(六)創意與技術方案構想階段的科技成果,一般處于TIL1~2級。

由此可以看出,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時,如果不能準確判定供方的技術與需方的要求分別是哪個TIL級別,那么供需對接就好比是“Blind dating”,如同“瞎貓在等死耗子”,成功的概率很低。如果事前就知道了供需雙方的TIL級別,那么對接的效率會大大提高。即使存在△TIL(級差),供需雙方也是彼此公開透明的,雙方可以坐在一起探討如何彌補這個△TIL(級差),需要多少投資?多少時間?誰來完成這段研發工作。

技術創新水平TIL(國標修訂版內容)與技術成熟度或技術就緒度TRL(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國標原版內容)相比,雖然在1~9級的級別劃分是相互對應的,但是,二者的涵義卻完全不同。TRL只是單純的計量技術,而TIL計量的內容除了技術還包括以下要素:資金、人、法人、管理、市場、風險、商業模式、政策、環境等諸多與創新能否成功的要素和條件。

在我們做第三方評價時,TIL或TRL既可用于技術體系,也可用于單項技術。但是,如果我們是為科技金融機構、投資方做投資的事前評估,或企業做規劃時,就要結合實際情況,從技術體系來考慮整個項目系統性的TIL級別。而且,不能就事論事地看問題,要從行業、產業鏈、技術體系、企業或團隊、市場、風險等方面來綜合研判,設計最佳的供需對接與△TIL(級差)彌合的方案。因為多數情況下△TIL(級差)是普遍存在的。而這恰恰是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面臨的、也是創新必須跨越的“鴻溝”(一般處于TIL4~7級這個區間)。

如果我們能夠解決上述四方面的問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成功率,效率和效益都可以大大提升,技術供需雙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性、技術交易成本、風險都可以大大降低。歡迎持不同觀點的同行一起探討、研究,為創新驅動高質量發展共同努力。

 

客服熱線:0519-83297678 18001502158 18994758929 傳真號碼:0519-83297678
主辦:常州智慧通創新創業策劃咨詢服務有限公司
地址:常州鐘樓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710室 郵編:213000 蘇ICP備11078573號
技術支持:易龍科技
软件上的漫画怎么赚钱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辽宁福彩12选5手机版 江西快三开奖时间表 期货配资月息 浙江20选5开奖视频 世界赌城排行榜按大小 河北20选五开奖号码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预测 江西快三手机版下载安装 排列三专家预测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图 福彩3d排列三过滤工具 股票被套放了八年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